狸正在吃蘋果

好吃好吃,肚肚變大了(囧)

喜歡的東西很多 但只能選擇最適合的

上周瞞著公司跑去西雅圖跨年
美其名說是要跨年,但其實主要目的是許久未見的同學聚聚

其實在出發前就已經有預感這趟旅行不會太愉快,畢竟,根據以往的經驗
每次與這群朋友一起做的行程安排都不是我的菜
但是這次旅行還是讓我有種破局的感覺

當然,除了行程之外,或許最讓我感到無比失落的是話題上的代溝以及思想的差異吧
這群朋友都是屬於熱衷於最新IT產品資訊的人,但我在美國獨自一人慣了,先前的工作薪水也低到存不了什麼錢
基本上昂貴的IT產品與我根本無緣
另外,他們對於如何增進自我能力以及成長都充滿了熱情,儘管偶有失意,但是大部分的時候都還是十分願意面臨挑戰
但是我覺得自己已經在這幾年來被工作以及無趣的生命給磨到失去了任何熱情
儘管大部份時候我都還是佯裝自己是樂觀開朗的,但是骨子的悲觀還是偶爾要冒頭一下

我打從骨子裡就是悲觀的

這趟旅程中,我那該死的、屬於我天性的悲觀一不注意就跳了出來
並且被我這群朋友審視了一番、然後被打下了幼稚以及無法理解的標簽
這樣的過程像是凌遲一樣,於是我這四天的旅程好像都失去了靈魂一樣,因為想到自己再一次不被世人所接受,突然就好像我的人被否認了一樣

真是提不起勁

我是真的很感謝這群朋友曾經帶給我的鼓勵
他們都是好人、並且值得配上更好的朋友

喜歡的朋友很多 但人只能選擇最適合的朋友

不然也只是活在地獄

庫存管理工作什麼的

如果有人要問我在美國的這幾年究竟是怎麼樣一個感受
我只能說,或許是過去的自己太過天真、抑或是家庭(or我自己)總將自己保護的滴水不漏
這幾年的經歷時常讓我在半夜痛哭、經常感到生不如死

總觀我這幾年來的工作經驗,我只覺得充滿了生不由己的無奈感

第一份工作因為抓不到要領所以一個月被火
第二份工作薪水低到每天過的捉襟見肘,後來走之前還來一個空降主管天天給你擺臭臉
第三份工作簡直是個濫坑,公司沒制度、眾無能主管天天只會推責任、於是我在一年半後因為和上層搞不好而被火
第四份工作眾部門分配不清、時常有被抓去別部門做交替的恐慌感,主管也是一個天馬行空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幸運還是不幸運,最近公司剛鬆口答應幫我申辦綠卡
但我心裡一陣冷一陣熱,卻懷疑這只是另一個牢籠的開始

由於目前公司的制度採一個蘿蔔一個坑,我的工作完全無人可替代
一時之間太多擔子落我頭上,上周工作壓力大到我只想拎包就走,管他天涯海角,只要能夠離開就好

與此同時,我剛與一個深交以久的朋友斷絕往來
此時此刻只覺得對人類、世界、工作種種事項感到厭煩至極

真希望自己可以在50歲就因病去世

心理狀態

好久沒有寫BLOG了
其實這邊被捨棄了一陣子有一部份原因是我忘記密碼了 囧rz
好不容易才把密碼給找回來,FC2不知道寄丟了多少次我的"忘記密碼"郵件了 (FC2這個服務真的很讓人無法信任啊 ...)

Anyway
邁入30大關、換了N分工作的我突然發現自己其實好像有一點精神疾病
一直以來都不太看醫生的我決定去找家庭醫生看看能不能開個藥什麼的

有時候真的覺得人生好苦

結果這麼多年來我的文章從來沒長進

分享一下生活照
玫瑰拿鐵-好喝
IMG_6080_20180314131028b8c.jpg

耳環-不是買給自己的
IMG_6050_2018031413103032b.jpg

I can't love anyone

最近真的壓力到大快要瘋了
因為目前工作沒錢途,所以正在計畫換工作,
這樣說起來似乎應該要開始準備履歷,但是又懶得準備
除此之外現在同事真的人好到不行,我實在覺得這樣走了很不好意思
(雖然這樣不好意思的情緒其實應該只是我自己的自我感覺良好,其實根本沒人需要我吧)

年紀也到了
所以身邊的人也在不停地幫忙介紹對象
我自己也有積極的去認識(大概)
但是說實在的實在沒有一個人讓我有興致
一邊想著"難不成是因為我是嚴重的外貌協會嗎?"
但是又覺得就算有個大帥哥來追我我搞不好也不會動心
事實上現在對於任何異性都有一種冷感

真希望自己可以早一點愛上人
但是真的無法

mom, death, heart broken

今天老哥傳訊息說老媽身體不舒服進醫院檢查

我就突然想起前兩天和老媽吵架吵得很兇的事情
不禁有點自責,想說會不會是因為我跟老媽吵架才惹老媽身體不舒服的
(老人家身體總是比較脆弱)

亂七八糟的東西不時閃過
突然想起大學時候,有一次老媽也是身體不舒服,當時家裡只有我一個人在
我一看到老媽難受的模樣,馬上說要幫她,結果老媽氣若游絲的模樣,竟然
還和我說"...我不放心讓你來看顧我,叫你阿姨來"

好笑的是,當時我的心好像碎了一樣
恩,心碎這種詞實在太煽情,但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總之,現在的我如果碰到這種事情,大概只會面無表情地說
"喔,你爽就好"

有時候覺得,我大概是心碎太多次了,已經沒辦法在心碎更多次了
有時候我又覺得,你絕對不可以原諒那些讓你心碎過的人

這也是為什麼我到現在有時候還會想著要怎麼上網散布消息讓我前任老闆身敗名裂(哈哈我好黑暗)

有時候我又覺得,這世界真是沒意思,如果我要這樣擔心受怕,像個殭屍一般地活著,
乾脆讓我死了算了(幹,這種論調到底要出現幾百次啊?)

其實不懂,為什麼有些人被傷害那麼多次還可以站得起來
而我卻已經半殘,只是拖著骨折的腳在這邊苟延殘喘

我認真地覺得自己這輩子都不會被治好了